返回顶部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走进湄潭 >> 历史沿革
西迁,浙大的凤凰涅槃
作者:郑义灵 来源:湄潭县文物管理所 发布日期:2017-02-22 浏览次数:   文章字号:   

    1937年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战争烽火弥漫中华大地,日寇为彻底占领中国,对我国高校进行大规模的破坏和摧毁。从1937年7月至1938年8月底,我国108所高校中有91所遭到破坏,有10所遭到完全摧毁,有25所陷入停顿或解散。

    为了保存自身实力以求生存,为了抗战时期高等教育事业的继续发展,中国社会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高等教育机构流移迁徙大行动。一批国立重点大学,奉民国政府之命,由中央财政拨款,先后搬迁到比较安全的战略大后方继续办学,如北大、清华、南开三校,首迁长沙,后又迁昆明,更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;北平大学、北师大、北洋工学院首迁西安,又迁陕西南郑,更名国立西北联合大学。而山东大学、安徽大学等则自行解散。此时,战乱中的国立浙江大学也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。

    坐落在西子湖畔的浙江大学,虽为国立,却还只是一间

    只有3个学院16个系、800多名学生和教职员工的普通大学,无法得到迅速或提前迁到西南战略大后方的种种优厚待遇。后来苏步青在回忆文章中指出:“在这时期里,国民党的中央大学等,都迁到大后方,对地方大学不闻不问,所以我们浙大就成了无人过问的孤儿。”随着战事的加剧,9月日军逼近杭州,浙大迁校已迫在眉睫。

    为了让一年级新生能暂时避开日寇飞机的轰炸,安心学习,1937年9月14日,竺可桢校长与浙江西天目禅源寺妙定方丈商议,租借其寺院闲置房屋,用作新生教学和生活场地。250名新生相继迁来此地,于27日正式上课。一年级新生的这次迁徙,也标志着浙大正式开始西迁,只是谁也没想到,这一迁竟长达9年。在杭州的浙大本部,几乎没有片刻安宁,面对日寇飞机的狂轰滥炸,浙大师生积极开展各种抗日救亡活动,在轰炸的间隙坚持教学,并筹划准备西迁事宜。

wps53DB.tmp.png

    11月5日,日寇在距离杭州城约100余公里的金山卫、全公亭登陆。自11月11日起,浙大二、三、四年级师生分成三批,于15日全部迁入浙江建德。日军对中国的侵略愈演愈烈,尤其加大了对中国高校的破坏,这也使得浙大被迫一迁再迁,从浙江西天目山、建德开始,到江西吉安、泰和,再到广西宜山,最后落脚贵州遵义、湄潭、永兴。四次举校搬迁,途经浙、赣、粤、湘、桂、黔6省,中途停留6个地方,行程2600公里。因为战争所迫,浙大不得已的西迁之举,竟成为中国教育史上有名的“文军西征”。

    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”这段出自孟子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》中的语段,仿佛预言着西迁中的浙大。

    漫漫西迁路,又是战乱时期,浙大师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。1937年12月26日,日寇三架重型轰炸机对金华进行狂轰滥炸,城内硝烟弥漫,满目疮痍,在金华的浙大师生饱受惊吓。在随后的暴风雪中,大部分师生被困在几个临时处所,饥寒交迫,冻坐终夜,品味着西迁中的艰难和危险。

wps53DC.tmp.png

    很多时候,饥饿、惊吓都伴随着西迁中的浙大师生。正如唐觉教授所说:“吃也没得吃的,水也没有,什么也没有,都硬撑着的,没办法,逃难嘛,这就叫做逃难的味道,能逃就是好了。”

    数千箱图书仪器,全校师生以及教师家属,在那个战乱年代,使得浙大的每一次搬迁都异常艰难。一路上,浙大师生或乘船,或搭乘火车、校车、货车、难民车,更多时候还得依靠步行,爬山涉水,疲惫不堪。为了赶路,一些人脚底下都起泡了,只能用烧过的针将泡刺破,让里面的汁液流掉,再继续前行。

    即使有了短暂的停留,浙大师生的日子也不太平,警报声不知在哪一刻又会响起,为躲避日寇的轰炸,必须时刻警惕着。浙大在宜山时,就曾遭受过一次大轰炸:大礼堂烧了,教室烧了一些;食堂、浙大唯一的钢琴也被炸掉了;许多学生本就不多的衣服和被褥也被大火焚毁,几乎一无所有。

wps53DD.tmp.png

    不期而至的疾病,让当时的浙大更是雪上加霜。1938年,浙大感染疟疾的人数从10多个增加到146人,其中恶性患者占77%,到1939年1月,又增加了200多人,几乎每家都有患病之人。还有一部分师生患上了肺结核、甲状腺肿大。

    浙大的教授们虽每月领着薪水,却也过着极其清贫的生活:住破庙,穿补丁衣服, 食不知腥......人口多的家庭更是捉襟见肘。苏步青一家人丁太多,于是他决定在湄潭朝贺寺前的半亩地开荒种菜,每天光脚挑粪施肥,因此被人称作“菜农教授”。

    西迁中,浙大师生所遭受的艰难曲折,难以想象。可是,西迁不但没有削弱击垮浙大,反而使浙大如同一只浴火的凤凰,焕发出更强的生命力。

wps53DE.tmp.png

    西迁9年,既是浙大的奋斗史,也是浙大的成长史。浙大从一所普通的地方性大学,一跃成为中国的四大学府之一,其规模由战前的3个学院16个系,发展成为6个学院25个系。另有4个研究所、5个学部、1个研究院、1所分校、1个先修班、1所附中、2个农场。学生人数也由抗战前的613人,增加到2171人。正副教授从62名增加到212名。培养本科毕业生和硕士研究生2000余名。并在西迁过程中确立了以校长竺可桢倡导的“求是”作为浙大校训;在国内首创和推行先进的“导师制”。

    纷乱的时代,艰苦的环境,浙大在科研上的成果却如雨后春笋:苏步青教授关于微分几何的研究、王淦昌教授关于探测中微子的研究、贝时璋教授的细胞重建理论研究、束星北教授的相对论、陈建功教授的三角函数、卢鹤绂教授的原子理论、罗宗洛教授的微星元素对植物生长之影响、蔡邦华教授的昆虫学、吴耕民教授的果蔬学、杨守珍教授对湄潭茶叶的研究等,浙大也因此获得了“东方剑桥”的美誉。

责任编辑:
【推荐】 【定制】 【打印】 【网站纠错】

copyright @ 2008-2014 湄潭县人民政府,all Rights Reserved,黔ICP备10002677号 主办:湄潭县人民政府

地址:贵州省湄潭县行政中心二楼 邮编:564100电话:0852-4230448 电子邮箱:info@meitan.gov.cn

贵公网备案号:52032802001016 技术支持:泰得利通